夕日

江南雨

偏原著,人设是秀秀的,ooc我的锅,私心想看汪叽的情话WiFi假睡
       雨如烟霞,到了闷热的夏季,忽来的雨带着丝丝的清凉。月云深不知处的云愈发大了,朦胧间更添几分飘逸。
        “魏前辈!含光君他今晚有要事与蓝老先生商讨,让我过来特意告诉你,不用等他了。自己用饭。”蓝思追微笑着对魏婴说道。魏婴正喂着一团团像姑苏山岚的兔子,魏婴抱着一只胖胖的小奶兔,有些恍神。
        蓝湛可能真的是有事吧。若是私事他也不会这样还说什么蓝启仁找他有事,那件事等他回来再说也不迟。“既然是要事便去呗。我又不是小家子气,干嘛还特意过来告诉我。”魏婴笑着对蓝思追说,“既然这样,那思追你就留在这一起吃晚饭吧。含光君做的辣菜可好……”话还没说完魏婴才想起来。蓝湛他。。。。不回来用晚膳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我煮的湘菜比他的还好吃,来来今晚我煮菜。让你尝尝云梦和夷陵的地方风味。”魏婴勉强转移话题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蓝思追心里暗叫不好。
         魏婴煮菜,简直就是辣椒炒辣椒,整盘菜红艳艳的像极了他本人,也是热热烈烈的。而味道,大概只有蓝思追知道,在加上今天魏婴明显不在状态,菜糊了不少。
        对此魏婴本人也是不好意思的说:“思追你将就吧。我这也就这样了。”而脸上却写着:二哥哥为什么不回来,羡羡要次二哥哥煮的菜菜。
        思追:我现在跑还来得急吗。
         对于静室里的两人而言这一顿饭真的算是味如嚼蜡。
         魏婴百般无聊地撑着脑袋戳着辣椒。蓝思追收拾好碗筷对魏婴说道:“前辈您就不必远送了。我一会去夜猎,含光君一会也就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魏婴抬起头,强打精神,笑道:“那好,你们小心些。”
       蓝思追很上道地在临走前把碗洗了,不过魏婴倒是闲得慌。静室本就是比较空荡的,除了一部分生活必须品,就是书了。然而魏婴早就把蓝忘机的书翻过一遍,连蓝湛的字迹什么时候有什么变化都一清二楚,错了什么字,每次课业里答了什么。不禁想到蓝忘机,魏无羡心里莫名有了一丝不可名状的自豪。
      “我男人从小就是做事严谨细致的人儿。”“小蓝二这么这么可爱啊,那字,认认真真写得,写字时有多好看呢。”
      终了,魏婴长长叹道:“蓝湛不会真的生我气了吧。”反反复复的,魏婴在心里纠结,怎么说呢。
      床单上是蓝湛身上那股淡雅的檀香,萦绕在鼻尖,好像是蓝湛在身边一样。魏婴自以为巧舌如簧但偏偏在关键时刻,在蓝湛面前耍不了一点滑头。而蓝湛又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主,身体力行他是做到极致。
     “蓝湛啊,蓝湛。我是跑不掉你了。”抱着薄被,魏婴喃喃道。有时候想着一些事,大概更容易睡着吧。
       窗外雨声未停,滴答滴答。雨打绿叶,粘湿花蕊。蓝忘机推门而入静室,缓步绕过屏风,早间让他心里不安的人好好得睡在床上,舒颜浅眠着,单纯而美好。蓝忘机轻柔得抱起魏无羡,刚好将人抱进怀里,那人便反手把他抱住,头埋在蓝忘机颈窝间,呼吸一下下撩过蓝忘机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不安分地在蓝忘机怀里耸动,喃喃道:“蓝湛,我错了。对不起。”软趴趴的语调,温软到蓝忘机心里。
      蓝湛俯身将魏婴放进被窝里,吻上他的眉心,在他耳边道:“不许有下次。”
直到蓝湛走后,魏婴才动动身,嘴角勾起一抹甜笑。蓝湛沐浴没用多久,怕也是今日事多,多少有些疲惫。
      蓝湛一上床,魏婴便是往怀里钻。蓝湛拦过魏婴,将人好好围在臂弯间。那人难得安生,半晌后闷闷问道:“二哥哥,天天吗。”“嗯。”“那你现在怎么…”
“我…先抱会。”
      雨声,掩盖一室暧昧。

当曦瑶遇到张爱玲

瑶妹:你是白玫瑰,永远是窗前的明月光,成不了衣上的饭渣子。
曦臣:你是红玫瑰,永远是心口的朱砂痣,成不了墙上的蚊子血。

我:张爱玲的棺材板我怕是压不住了。